主页 > 五十部巅峰小说 >

浙江音乐学院钢琴老师金麦克:生活就是与艺术对话

编辑:凯恩/2018-09-10 12:28

  金麦克认识到,大众对古典音乐的疏离源自于古典音乐太过神秘复杂,无法为大众所理解。他希望通过一些简单诙谐的形式去还原古典音乐,让大众更好地去接受、去欣赏。

  金麦克是南开大学化学系的学霸,繁忙的学业并没有让他放下钢琴这件事,反而浓厚的艺术氛围包裹着南开大学,这让金麦克对音乐的理解变得更为深远。

  经过两年的反复练习,金麦克在钢琴和音乐的成绩终于赶超了学校的其他同学并最终获得法兰克福音乐学院的博士学位,成为学院历史上第一名获得该学位的中国学生。

  童年是很苦的童年,收获的却是完满的人生。金麦克真正开始爱上练琴,把练钢琴当做是生活的放松和享受是他在南开读大学的时候。

  “就像《大话西游》里猪八戒见到蜘蛛精的那种心情。”金麦克这样调侃自己。对他来说,老师不只是老师,是艺术的标杆,更是精神的楷模。回国发展后的金麦克,依然每年至少都会去一次德国,看望老师,“吸氧”。

  对金麦克来说,影响他音乐人生最大的便是他的德国老师,他称之为“上帝”一般的存在。“如果说莫扎特、贝多芬、巴赫这些伟大的音乐家们是一度创作的上帝,那么我老师就是二度创作的上帝。”提及老师,金麦克总是流露出浓浓的自豪和钦佩之情。

  金麦克的音乐才能在他六年级的时候开始显山露水。

  金麦克有一双标准的钢琴手——从拇指指尖到小指指尖的距离是24公分,跨过11个白键,一秒能弹奏24个音符。在音乐方面,他的思维也很“标准”,甚至保守。他说,要做一个音乐大师面前虔诚的教徒。

  

  推广古典音乐这件事

  “今年我们是想在国内举办这个音乐节,现在有意向的是重庆。但是我觉得如果有机会也想在杭州办一场,人本身也在杭州,比较方便。”金麦克表示,如果“中德古典音乐节”在国内举办,对于推广古典音乐起着积极的作用。

  他因此获得了光荣与掌声。他是德国法兰克福音乐学院钢琴演奏专业博士,法兰克福音乐学院历史上首位取得此学位的中国学生。2008年他应Brit Bnai基金会邀请赴德国演出,2009年应柏林电影节邀请演出。

  很多艺术家在艺术和生活中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样子,外形雅人至深的金麦克,内心却好似一个“小顽童”。

  调查显示,即使是在德国,古典音乐仍然是小众。德国只有约4%的人口每年会经常性的听古典音乐。因此普及古典音乐是金麦克回国后一直在做的事情。古典音乐的普及对整个社会和青少年的全面成长都有着积极的意义。

  “有一次演出,一个钢琴协奏曲需要一个钢琴独奏,我们就通过这个机会认识,他就说我适合学钢琴,可以给我介绍一个特别好的老师。”经过一番深思熟虑,金麦克终断了在南开的学业,远赴德国法兰克福音乐学院学习音乐,正式开启了他的艺术生涯。

  老师对他的影响不只是钢琴上的帮助,他所有对音乐的审美、对音乐的热爱崇敬以及跟学生的交往方式都是在每一天的耳濡目染中受到的熏陶,就连生活方式都要向老师看齐。

  在南开大学化学系勤奋地学习了两年,获得化学专业奖学金之后,金麦克将人生拨回到音乐的频道上。

  金麦克现在成为了浙江音乐学院钢琴老师,也是一位出色的演奏家。但更让他引以为傲的身份是古典音乐的推广者——用心弹奏好每一首曲子,做音乐大师们最虔诚的教徒,是金麦克对他艺术之路的选择。

  “一直到现在我都觉得很惊讶的一点是,我目前身边几乎最热爱音乐的一拨人,是在南开大学遇到的。就是热爱音乐到感觉没有音乐可以死去的情怀,还真就是在南开的一帮同学身上才发现。”

  每一场音乐会有一位重要的华人作曲家、指挥家、演奏家倾情呈现出一个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音乐作品。“上半场比如说是一个德国的作曲家,给十五个小提琴,或者15个弦乐器;下半年是一个中国作曲家,也是用这样的这种编制。两种不同的风格作对比,内容非常有趣,当时反响也很好。”

  有些缘分,一旦开始,便是一生。金麦克和钢琴的不解之缘,是由于父母在逛商场时临时起意决定买下一架钢琴,但也是圆了父亲的一个念想。他说:“我爸是一个在钢琴方面非常有天赋的人,那时候他一边督促我练琴,一边跟着我一起学,后来竟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钢琴老师。”

  在2016年和2017年的时候,金麦克和夫人曾在德国筹办过两届“中德古典音乐节”,旨在德国推广中国好的音乐作品,推动中德艺术的交流碰撞,加深西方对中国音乐的了解。

  金麦克认为,古典音乐是生生不息的,任何一个有一定文明程度的国家,任何一个文明的角落,都会有喜爱古典音乐的小众群体存在,古典音乐超越了文化国界,超越了语言和历史的捆绑。

  那一年,他21岁。

  南开大学非常注重学生艺术情操的培养和艺术氛围的营造。大学里的两个最好的学生乐团,即交响乐团和合唱乐团在中国综合类大学里面都是数一数二的。此外,学校还经常举办各色各样的演出,在某一次演奏中,金麦克遇到了影响他人生方向抉择的德国指挥家。

  虔诚的教徒

  启蒙艺术的大门

  那时候开始兴起钢琴考级,每天至少一个半小时的勤加练习让金麦克轻松地就通过了钢琴十级,还时不时地会参加学校的一些少儿比赛。

  异国学琴

  “很多人讲到古典音乐都觉得太过高雅,其实我觉得高雅是对古典音乐的一种误解。音乐最能打动人的是因为它出自你的内心,它是在生命之内的,可以直接触碰到的东西,只是表现手法比流行音乐更为复杂一点,运用了多种元素,而流行音乐通常只用到其中一种元素。”

  谈及幼年的学琴经历,金麦克感慨万千。大部分学乐器的小朋友都离不开父母的督促,那段被父亲监督着学钢琴的时光一去不复返,有感慨,有辛酸,但更多的是感激。

  2005年1月8号,德国机场走出了一位稚气未脱的中国少年,晨曦初露,气温些许阴凉,少年清秀的脸庞透露出一丝的失落。金麦克透露,只身来到德国,陌生的环境和人群,语言交流的障碍都是他初到德国种种不安全感的来源。但是这种不安全感在他进入学习和练琴的状态之后便渐渐消退了。

  凤凰彩票(fh643.com)

  金麦克拒绝创作,因为他觉得最极致的作品已经存在,并且会永恒地传承下去。他只愿做一个经典音乐的解读者,让大众更好地去体会古典音乐之美。

  四岁开始练琴,青春,懵懂,走向成熟的彷徨,他生命中的大部分喜怒哀愁都与琴声缭绕在一起。高考那一年没有选择音乐专业,或也是他哀愁的一部分。

  “头几次上台的时候,真的就紧张到跟喝多酒,断片了一样。曲子是弹完了,但是下来之后,我刚在上面到底干嘛了?一点也想不起来,就会紧张到蒙圈的程度。”

  长大后的金麦克,在钢琴和古典音乐领域已有一番成就,但回到山东青岛的老家,仍会时不时地跟父亲讨论钢琴,交流古典音乐。在钢琴面前,他们不仅是父子,更是朋友,更是知己。

  金麦克还制作了一个叫做“音乐麦克疯”的脱口秀节目,来“接地气”地向大众讲解古典音乐。节目内容以脱口秀的形式介绍一些古典音乐作曲家的生平故事,形式欢快,内容丰富。“音乐麦克疯”一周更新一次,目前已经制作了四期,在公众号上也有推广。

  异国求学的不易可想而知,不是科班出身的金麦克与学校那群从小在专业音乐学院培养出来的同学相比落后了一大截,而且学校定期会举办音乐会让学生上台演奏锻炼。这对初来乍到的金麦克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

  最终,性格中的不羁与执拗,让他的梦想得到释放。他有足够的勇气,去跨越千山万水,凤凰娱乐(fh643.com)在古典音乐的故乡德国肆意流浪。过去的10多年里,音乐成为他生命的主旋律。

  音乐会采取公开售票的形式,金麦克说:“一场500人左右规模的音乐会办下来需要花费50万-60万人民币,但即使门票销售一空,很多筹办者也是入不敷出的。”对于很多艺术家来说,筹办音乐会已经超越了普通演唱会的境界,他们是为了艺术的推广,是一种脱离物质追求的精神享受。

  为了钢琴,他最大的付出便是童年。他回忆自己的童年除了学业就是练琴,即使是寒暑假,也鲜少与同学相约玩耍,父亲唯一允许的课外活动便是踢足球和打篮球这些体育运动。

  尽管如此,金麦克还是选择了回国发展。当时,天津大剧院有一个很好的职位空缺邀请了金麦克。归国,是思乡之情的牵引,更是学成归来,回报父母的孝心,金麦克的人生从此迈向了全新的征程。

  “我对音乐的原则度比较高。我觉得音乐当然是会表现很多丑恶,丑恶在音乐中占了很重要的部分。好的作曲家不一定会用混乱的手段来表现丑恶。”金麦克收起一贯明媚的笑容,认真地说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觉得18世纪到19世纪末,这段时间的音乐是最好的音乐,因为他们能够用美的手段去表现丑,这是艺术的极致。内容是丑的,但是手段是美好,或者呈现出来的是美好的效果。”

  山西交响乐团2017年贝多芬系列音乐会开幕音乐会?

  金麦克和他的夫人小提琴家范晨君

  作家、音乐学院的钢琴老师、“中德古典音乐的”筹办者、演奏家、“音乐麦克疯”的制作人……金麦克是忙碌而充实的。他鲜活的生命围绕音乐而展开,倾尽所有的热情向大众剖析着古典音乐,甘愿做一个经典面前的服侍者。(李洁 吴梦诗 文 徐青青 摄)

  

  金麦克在浙江音乐学院找到了他自己的归属。一周20多节的钢琴课,他教起学生弹钢琴来也是不亦乐乎。此外,金麦克有关于古典音乐的书籍也在撰写中,他表示自己会用简单易懂的语言去向大众介绍、推广古典音乐。

  音乐节持续一周,规模大约500人左右。作为策划者,金麦克第一次体会到了比上台演奏更加紧张的事情。正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不论是演奏者还是筹办者,其间要付出的心血是巨大的。金麦克表示,举办一场音乐会,需要提前一年的时间开始准备。

  十年求学,德国早已不再陌生,它变成了金麦克的第二故乡。其中最美好的收获是结识了现在的太太,小提琴家范晨君。他们两还一起筹办了“中德古典音乐节”,开幕式上,金麦克用一口流利的德语即兴演讲,惊艳了全场观众。

  很长时间以来,一直有两种声音在置喙古典音乐:一种是古典音乐要死了;另一种是古典音乐是永恒的,但永远是小众的。

  金麦克谈及大众对古典音乐存在的一些理解上的偏颇,“古典音乐作曲家也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